當前位置:首頁>資訊>國內新聞
國內新聞
  • 南海Ⅰ號已出水18萬余件文物
  • 來源:南方日報 發布日期:2019-08-08
  •   記者從6日國家文物局舉行的“考古中國”重大研究項目新進展工作會上獲悉,“南海Ⅰ號”目前已全部完成船艙內文物的清理工作,沉船中出水文物精品達18萬余件。

      這也是“南海Ⅰ號”自2014年以來全面考古發掘工作開展以來,首度由國家文物局發布成果。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李伯謙、劉緒、孫慶偉,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劉慶柱,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王光堯,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水下考古研究所所長姜波等專家解讀了“南海Ⅰ號”的重大價值。

      可能曾停靠廣州港等地

      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研究員孫鍵介紹了“南海Ⅰ號”的一系列重要發現,圍繞“南海Ⅰ號”長期以來的一些謎題也得以破解:“南海Ⅰ號”確定爲中國造,始發港爲泉州港。

      盡管船上出水了不少異域文化風格的器物,但考古專家從船體結構、船型工藝等方面判斷,“南海Ⅰ號”屬于“福船”類型,采用木材的産地來自于中國東南沿海、西南及南亞等地區,因此判定爲中國制造。而根據諸多線索判斷,它的始發港爲當時的貿易港口泉州港,可能曾停靠廣州港等地。

      孫鍵說,考古隊員發現,“南海Ⅰ號”使用了一種先進的升降船舵技術以及“可倒桅”技術,升降船舵由中國人發明,先傳到阿拉伯,14世紀才傳到歐洲,因此,“南海Ⅰ號”對于中國造船史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南海Ⅰ號”極爲豐富的出水文物,生動展示了宋元時期海上絲綢之路的曆史畫卷,被考古專家們稱爲濃縮了宋代生活的“時間膠囊”。孫鍵說,船上出水了一些陶器殘片,其中一些帶有漢字,還有一些帶有阿拉伯文;船艙內還出水了整套天秤、砝碼,與沙特塞林港附近出水的銅砝碼幾乎一樣,印證了宋代中國遠洋貿易的繁盛。

      “南海Ⅰ號”出水瓷器包括了江西景德鎮窯、福建德化窯、磁竈窯等窯口的産品,展示了宋元時期我國陶瓷外銷的壯觀景象。爲適應海外市場的需求,許多瓷器風格帶有異域風格,如德化窯的仿金銀器執壺。此外,船上鐵器在貿易品中占比甚高,總重量超過130噸,生動展示了鐵制品在宋代海洋貿易中的重要性,說明宋代以煤炭化石爲燃料的冶金業産量巨大,且已經廣泛用于對外貿易。這些發現爲梳理中國古代對外關系以及航海貿易路線提供了新的佐證。

      “考古隊對發現的大量新考古材料,特別是有機物、動物、人骨等,分別進行了保護、鑒定和初步研究,開展了海洋沉船埋藏環境、沉船遺址的海洋生物影響、古代海上生活、古代中外生物交流等綜合研究。”孫鍵介紹說,“南海Ⅰ號”考古項目是我國文化遺産保護多學科合作的一次創新。

      史無前例的水下考古典範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孫慶偉曾提出,沒有殷墟就沒有中國考古。6日的會議上,他再次提出,“南海Ⅰ號”對中國水下考古的開創性意義或可與殷墟對于中國陸地考古的開創性意義相媲美。

      “從1987年發現古船,到整體打撈、全面發掘保護,已經過去30年,‘南海Ⅰ號’爲中國水下考古樹立了一個典範。這30多年來,中國的水下考古工作從零起步,如今邁入世界一流行列。”孫慶偉評價。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從四個方面評述了“南海Ⅰ號”的重大價值。第一,“南海Ⅰ號”發掘見證了中國水下考古發展的曆程,是可以寫入整個人類水下考古教科書的典型案例,其采用的整體打撈方案、發掘方案,被印證是非常正確的,讓考古專家能最大限度提取古代沉船生活信息;第二,“南海Ⅰ號”對于研究宋元時期的海上貿易,尤其是還原當時人的生活,提供了非常難得的材料;第三,豐富了我們對宋代社會經濟的認知,更新以往對于海上絲綢之路出口瓷器、絲綢的舊有認知,認識到鐵器出口的重要性;第四,實現了水下考古挖掘和公衆展示的統一,沉船放入水晶宮內,整個考古的精細化過程得以全面展示于公衆視線下。

      姜波說,通過用沉箱整體打撈“南海Ⅰ號”古船的方案是史無前例的,這使得這艘800年古船能在博物館內進行室內精細化、數字化檔案記錄發掘。“南海Ⅰ號”已經作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薦的經典案例向全球推廣,成爲中國水下考古界的驕傲。

      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崔勇介紹說,在國家文物局大力支持下,廣東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投入人力、物力、財力和技術共同完成了這一創舉。

      將建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

      “‘南海Ⅰ號’對于中國海上絲綢之路考古研究具有無與倫比的價值。它滿載貨物,保存完好,實施了整體發掘。‘南海Ⅰ號’上出水的不僅有貨物,還有大量生活用品,包括錢幣、度量衡、漆木器、動植物遺骸,生動展示了海洋貿易的方方面面,提供的考古信息量是其他任何項目無法比擬的。”姜波評價。

      劉慶柱認爲,“南海Ⅰ號”是研究中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不可多得的物證,爲研究“一帶一路”提供了新的視角。今後,“南海Ⅰ號”的重要價值會愈發凸顯。

      結合“南海Ⅰ號”上出水的瓷器,王光堯認爲,伴隨海上絲綢之路的瓷器出口,在“南海Ⅰ號”的時代,中國人和海外的交流已經基本上到達了大航海時代之前所有人類可能達到的地方。“圍繞‘南海Ⅰ號’整船貨物的研究,從中國産地到運輸路線、運輸方式再到行銷地等一系列課題的研究,我們得以透視中國古代對世界人類文明史交流所作的巨大貢獻。”

      孫鍵透露,“南海Ⅰ號”在整船內文物發掘完畢後,未來幾年內,考古隊將重點對船體進行發掘和整體保護工作。廣東省文化和旅遊廳相關負責人透露,廣東省計劃投資在廣東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附近建立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未來將在國家文物局的指導下,推動圍繞“南海Ⅰ號”的多學科保護研究工作,推動海上絲綢之路的申遺工作。

      特派記者 李培 發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