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展覽 > 新展空間
新展空間
  • 海上畫派繪畫藝術特展(下)
  • 展覽地點:藝術館1F28展廳(珍寶館) 展覽時間:2019.4.5-12.20
  •   海上畫派又稱“海派”或“滬派”,一般指19世紀中葉至20世紀早期活躍于上海地區的繪畫流派。其形成于鴉片戰爭結束、上海開埠以後,即19世紀40年代。上海作爲通商開放的前沿,以驚人的速度迅速崛起,成爲遠東地區獨具魅力與活力的繁華大都會。前所未有的開放性,成就了上海多元化的特點,它以無可比擬的包容性,吸引著江、浙、皖乃至更大地區的藝術力量來此優遊涵泳。

      海上畫派不能以傳統標准定義,更不能僅以地域性簡單界定。海派畫家陣容強大,多爲尋求生活機遇移民上海,或者頻繁往返滬上賣畫爲生。他們繼承傳統,借鑒吸收民間藝術和外來藝術,同時重視詩書畫印諸方面的修養,形成個性鮮明、雅俗共賞的繪畫面貌,逐漸成爲中國近代以來最爲重要的繪畫流派之一。海派畫家審時度勢,根據市場需求調整繪畫形態,使繪畫更加符合社會的審美需要,他們頻繁組織書畫活動,甚至結社集團舉辦展覽,推廣書畫買賣。繪畫不再是貴族和士大夫階層所壟斷的奢侈品,商賈、市民也成爲繪畫的欣賞和收藏者。

      海上繪畫從形成期發展至興盛期,呈現出兼容並蓄的多元化特征。技法上從兼工帶寫的小寫意花鳥、人物畫,到濃墨重彩的大寫意花鳥畫;審美上從繼承費丹旭、改琦傳統一路的纖弱女子形象,到符合民間喜好的普通市民形象;而題材更是廣泛,從雅俗共賞的花鳥、人物畫,溯古創新的山水畫,到情節生動的故事畫等,應有盡有,豐姿多彩。

      海上繪畫的崛起,掀開了近代中國美術史的全新篇章,它呈現出兼容並蓄、承古開新的精神和通俗化、市民化、職業化等特點,將中國繪畫從傳統文人畫保守衰微的困境中解放出來,在中國畫發展進程中具有積極而重要的意義。

      本院所藏海派繪畫較多,我們遴選精品,分成上、下兩輯展示,以期較爲全面地呈現海派繪畫藝術風貌和重要成就,在給觀衆朋友們帶來美感享受的同時,以望對當今畫壇有所助益和啓迪。

      展覽地點:藝術館1F28展廳(珍寶館)

      展覽時間:2019.4.5-12.20


    仕女圖屏

    清  費丹旭/屏 紙本  設色/縱107厘米  橫29.1厘米

    分別根據宋代著名詞人姜夔、李清照、陳與義、張炎詞意繪制的美人圖。費丹旭的人物畫延續了吳門之風,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其筆下佳人體態纖秀柔弱,氣質幽怨清冷,作品設色清淡雅致,筆法工整細秀,是清代仕女畫藝術水准和審美趣味的集中體現。


    紅樓夢人物圖

    清  改琦/冊 紙本  墨筆 設色/縱25.4厘米  橫19.7厘米

    “改派”仕女畫別具一格,對海派傳統中國人物畫具重要影響。該作從畫面構圖到人物造型,再到審美趣味均受吳文化影響,兼收宋、元仕女畫特點。畫作頗具仇英、唐寅遺風,工細秀逸、雅韻婉麗。該冊頁原作四十八頁,作于嘉慶二十一年,今僅存三十頁。


    花卉圖軸

    清  趙之謙/軸 絹本  設色/縱91厘米    橫49.6厘米

    該作沒骨法寫花卉、蔬果,寓意吉祥,爲清代常見的清供題材。趙之謙以隸書、魏碑筆法入畫,線條平實沉穩、凝重雍容。花果蔬雜看似寥寥數筆輕松而就,實則疏密有致、筆簡神完,其開創的“金石畫風”,對近代寫意花鳥畫發展影響巨大。

    山水圖軸

    清  蒲華 高邕等/軸  紙本  墨筆/縱133.6厘米  橫66.4厘米

    該作爲蒲華與高邕合作,蒲華寫蒼松古木,高邕補峭壁奔泉。近景古木以松潤潇灑的筆意寫出,姿態萬千,極富變化,筆墨之間頗具蒲華晚年時期的風格面貌。遠景峭壁瀑布雄闊冷逸,烘托出春日山林中松木茂盛的勃勃生機。


    新秋鵝浴圖軸

    清  任頤/軸  紙本  設色/縱150.2厘米  橫39.7厘米

    此作線條、造型古拙質樸,設色明麗淨雅,近明代畫家陳老蓮花鳥畫法,。浴鵝半掩于缤紛秋葉之下,枝葉錯落間萌鵝若隱若現,栩栩如生。畫面構思巧妙,主從、疏密、虛實關系豐富而清晰。


    花鳥圖軸

    清  任頤/軸  紙本  設色/縱80厘米  橫39.3厘米

    該作沒骨法寫青藤、斑雀,墨色酣暢,格調天然清新。樹幹以淡墨濕筆拖出,筆法穩健沉著;斑雀以淡墨造型、濃墨點醒、赭石敷色,或比翼雙飛,或憩于枝頭。占據畫面制高點的兩只斑雀一高一低,鮮活生動,與左下角俯伸出的長枝呼應,在構圖上起到平衡作用。


    蔬果圖軸

    清  吳昌碩/軸  紙本  墨筆/縱51厘米  橫33.4厘米

    孟夏之際的嫩筍新鮮味美,孟衡先生親自采摘相贈,吳昌碩爲答謝友人盛情而作此圖。整筐春筍由濃墨、淡墨逸筆寫出,線條蒼勁老辣,充滿金石韻味。框外三只菌菇東倒西歪,布置經營看似隨意卻透出濃濃意趣。自題詩一首,書、畫、印完美結合,相得益彰。


    胥江春曉圖卷

    清  任預/卷  紙本  設色/縱34厘米  橫136.5厘米

    此作以淡墨、淡設色寫生實景,描繪了春雨蒙蒙中雅致秀美的江南小景。在構圖上,畫家別具心思,以石橋連接兩岸,視覺中心是一片蜿蜒的江水,岸邊樹木蔥茏,村落疏密有致,人物點綴其間,可謂景中有景。近處錯落的屋頂將視線引向遠山,前後虛實之間相互襯托,更具濃厚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