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展覽 > 新展空間
新展空間
  • 金色阿富汗——古代文明的十字路口
  • 展覽地點:南博特展館3樓11展廳 展覽時間:2019.7.9-10.9
  •   自2006年起,來自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一批珍寶在世界範圍內巡展,印證了刻在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建築外牆上的一句話:“A nation stays alive when its culture stays alive”,翻譯成中文是“文化存則國家生”。作爲展覽的第26個巡展地,也是中國內地的最後一個巡展地,南京博物院迎來了“金色阿富汗——古代文明的十字路口”展覽,與中國觀衆一起見證阿富汗文明的輝煌。

      本次展覽共有231組共計1406件展品,全部來自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展覽以“古代文明的十字路口”爲主線,體現了希臘文明、波斯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文明、中華文明等不同時代諸多文明的特征,突出了阿富汗在歐亞大陸古代文明傳播和交融上的獨特角色和地位。

      展覽時間:2019.7.9-10.9

      展覽地點:南博特展館3樓11展廳


      展覽分爲三個單元:

      序廳陳列了此次展覽的明星文物“五樹形王冠”以及法羅爾丘地的三件(套)金器文物。

    五樹形王冠

    公元25—50年

    金、綠松石

    周長45厘米,高13厘米

    蒂拉遺址6號墓出土

    王冠可拆卸爲6部分,由1條金帶和5個镂空花形金樹組成,每個組件上規律地綴滿圓形金片和六瓣花形金飾,花心嵌有綠松石(多已散佚),造型華麗,層次繁複。

     

    幾何紋高足杯殘件

    公元前2200—前1900年

    高8.4厘米,直徑9.9厘米

    法羅爾丘地出土

    幾何紋高足杯中的凸字紋是中亞早期文明中常見的紋飾,在陶器、金屬器、首飾等上都有出現,可能與某種祭祀觀念相關。


    第一單元:古希臘式城址:阿伊哈努姆(Hellenistic city site: Ai Khanou)

      公元前4世紀,隨著馬其頓帝國亞曆山大大帝的遠征,古希臘文明在歐、亞、非大陸廣泛傳播。公元前3世紀至前2世紀,位于歐亞文明十字路口的阿富汗出現了一座占地面積約1.5平方公裏的三角形的希臘化城市——阿伊哈努姆。

      20世紀60年代,法國駐阿富汗考古調查機構(DAFA)發掘了阿伊哈努姆城市遺址。宮殿、神廟、競技場,科林斯柱、希臘碑文、神像雕塑,這座擁有希臘化城市所有標志的城址,爲研究位于阿富汗境內的希臘-巴克特裏亞王國(公元前2世紀)的面貌提供了考古實證。

    阿伊哈努姆城址平面圖

     

    赫爾墨斯方柱

    公元前2世紀上半葉

    石灰岩

    高77厘米,寬31.5厘米

    阿伊哈努姆城址競技場出土

    赫爾墨斯是古希臘體育競技的保護神,在競技場、體育場發現的人形石柱通常命名爲赫爾墨斯柱。根據方柱基座上的希臘語銘文可知,這件方柱上的老者形象可能是競技場的管理者,名叫斯特拉托(Strato)。

    希臘語銘文碑座

    公元前3世紀初

    石灰岩

    長65.35厘米,寬46.5厘米,高 28厘米

    阿伊哈努姆城址基尼斯祠出土

    希臘語銘文碑座和石碑殘件均出土于宮殿區北側的基尼斯祠中。基尼斯是阿伊哈努姆城的創建者之一。碑座上左側四行銘文意爲:“古老的神谕獻給神聖的德爾斐神殿。克萊爾喬斯認真抄寫神谕,並帶到遠方的基尼斯神廟,镌刻于神廟,照耀著神廟。” 德爾斐神谕是古希臘人的生活向導和精神支柱。右側五行即爲德爾斐神谕,意爲:“童年時,聽話;青年時,自律;成年時,正義;老年時,智慧;死去時,安詳。”


    第二單元:遊牧民族王陵:蒂拉丘地(Nomadic mausoleum: Tillya Tepe)

      歐亞內陸草原廣布,孕育出獨特的遊牧文化。公元前145年,遊牧族群賽克人滅希臘-巴克特裏亞王國,建立“大夏”。約公元前139年至前130年,原居于中國天山一帶的月氏人滅“大夏”建立“新大夏”——約公元前129年,張骞出使西域時曾途經此地。公元1世紀中期,月氏五翕侯中的貴霜翕侯丘就卻建立了後來盛極一時的貴霜王朝。

      20世紀70年代,蘇聯和阿富汗聯合考古隊在阿富汗北部發現了公元1世紀前期的黃金之丘——蒂拉丘地。6座(1男5女)墓葬中出土了21618件珍貴文物,安息銀幣、羅馬金幣、中國銅鏡、印度牙雕,以及草原風格的黃金飾品,證明了阿富汗文明十字路口的特殊地位。關于墓主身份,多數學者傾向于是月氏某首領及其家眷。

     

    蒂拉丘地墓葬分布圖

     

    雅典娜圖文印戒

    公元25—50年

    長3厘米,寬2.7厘米

    蒂拉丘地2號墓出土

    黃金戒指中部鑲嵌白金,戒面刻手拿長槍和盾牌的希臘智慧女神雅典娜及其希臘文名字。戒面反刻名字表明此戒指是作爲印章使用的。雅典娜集智慧、權力和才華于一身,在歐亞草原遊牧民族中頗受歡迎。

    動物噬咬紋包金短劍

    公元25-50年

    鐵、金、綠松石

    長37.5 厘米

    蒂拉丘地4號墓出土

    此類短劍爲遊牧民族特有,在古波斯帝國時期即已出現。劍柄以黃金制成,鑲嵌綠松石,浮雕各種動植物圖案。其中,熊的造型很可能受到了漢文化影響。

    盤羊立像

    公元25—50年

    長4厘米,高5.2厘米

    蒂拉遺址4號墓出土

    金盤羊昂首挺立,造型生動,體態碩壯,毫毛畢現,四蹄下的穿環與角間的插管表明它可縫系在冠帽的頂部。盤羊是遊牧民族喜歡的動物,分布在包括中國西部、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等亞洲中部的廣闊地區,是重要的崇拜對象。


    第三單元:貴霜王朝城址:貝格拉姆(Kushan Empire city site: Begram)

      從希臘-巴克特裏亞王國到月氏遊牧民族,從阿伊哈努姆城址到蒂拉丘地,阿富汗北部的廣大區域400年間幾易其主。公元1世紀中期,月氏人中的貴霜翕侯統一各部,建立了貴霜帝國。貝格拉姆即爲第四任貴霜王迦膩色伽(公元127—140年在位)的夏都。此時的貴霜王朝處于東西方貿易中心,疆域遼闊,國力鼎盛。也正是在這一時期,發源于印度的佛教通過絲綢之路傳入中國。

      20世紀30年代,法國考古學家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以北發現了貴霜王朝的城址貝格拉姆,在宮殿區兩個密封的房間內發現了包括羅馬塑像、印度牙雕、埃及銀器、中國漆器、敘利亞玻璃等在內的2000多件珍寶。有學者認爲這些寶藏爲皇家所有,也有人認爲這是“絲綢之路”上的商貿貨物。無論它們爲誰所有,都再次證明了阿富汗在東西文明交彙中獨特的曆史價值。

    貝格拉姆城址平面圖

    緊那羅式水壺

    公元1世紀

    釉陶

    長21.8厘米,寬13厘米,高20.2厘米

    貝格拉姆13號房

    水壺爲鳥與女性結合的造型。女人上身赤裸,雙手合十于胸前,口部是出水口,發辮是把手,背部有圓柱形進水口。有研究者認爲,其描繪的是印度神話中天上音樂家和歌手緊那羅。

    三足座

    公元1世紀

    青銅

    高9厘米,直徑9.5厘米

    貝格拉姆13號房

    油燈座。頂部呈圓盤形,側面有舌狀垂飾。托盤邊緣向上凸起,三條支足呈獅子腿形。這種器形1世紀開始流行,屬于典型羅馬器物。類似器物曾發現于意大利龐貝遺址。

    彩繪大口杯

    公元1世紀

    玻璃、顔料

    高12.6厘米,直徑8厘米

    貝格拉姆10號房

    透明玻璃杯殘損較爲嚴重,可見口部和腹部。大口、深腹,斜直壁,表面以藍、黃、白、紅等色顔料描繪行軍作戰的場景。上方有數名手持盾、矛的戰士,其中三人徒步,另一人騎馬。下方有三名騎兵和兩名步兵,以及受傷倒地的兩個人。